蛔虫病治疗举世无双的足球天才——高俅,历史真相太震惊!-石老师说历史


举世无双的足球天才——高俅,历史真相太震惊!-石老师说历史
中国历史上,曾有一个足球奇才——高俅。

他死于公元1126年,距今892周年。
他官至太尉,和当时的皇帝宋徽宗,一个迷恋运足球,一个迷恋艺术,可谓一对政治好搭档,北宋江山不保,他们功不可没。
《水浒传》中有一段关于高俅陪宋徽宗踢球的描写:他抖擞精神,使了一个漂亮的“鸳鸯拐”,将球踢得如鳔胶粘在身上一般,让宋徽宗惊讶不已。

他因这一脚高超的“鸳鸯拐”而得到宋徽宗的青睐,竟平步青云官至太尉,因而被戏称为“中国足坛第一人”……
最近流行的一个段子是这样说的:“巴乔退役了,意大利足球16年没缓过来;克鲁伊夫退役了蓝龙鱼,荷兰足球20多年没缓过来;普斯卡什退役了,匈牙利足球30多年没缓过来;高俅退役了,中国足球一千多年没缓过来……”
高俅究竟是如何发迹的?其实这段正史比名著《水浒传》描写的更加精彩:
南宋王明清著《挥麈录》里说,高俅本是苏东坡一个书童,能诗善书,为人机灵。看来这孩子也是穷出身奇幻潮粤语,很有可能被苏轼很早买入府中,跟着大才子,高俅长劲很快,有眼色,字还写得好,诗词歌赋也有一定功力,常常为坡公誊写抄录一些文牍。
后来东坡先生外出做官时,把他从后场输送给大文豪好朋友曾布巴主席,可惜曾布觉得自己的书童太多,不差高俅这一个,把球又踢给了苏东坡。
东坡接球后,想了想一个大脚,传给了另一位好朋友小王都太尉王诜,这回找对人了,王诜是神宗皇帝的妹夫,是后来担任大宋朝国家守门员的徽宗赵佶的姑父,根正苗红的皇亲国戚,更重要的是王诜和时任端王的赵佶是一个圈子里的文友,俩人经常一起交流书画心得,能够托付给这样一个人,可见苏轼对高俅挺上心的,也给高俅日后飞黄腾达找到了一条捷径,再后来王诜一计无心插柳柳成秧,似传似射飞向球门的大脚高球,直接让身为守门员的赵佶接住了。

有一次,王诜和赵佶上朝时,赵佶衣冠不整,胡子拉碴的,就向王诜借剃刀,刮完鬓角胡须后,赵佶看上了漂亮的剃刀,王诜投其所好,让高俅第二天给端王送去,也该高俅时来运转,送去时端王赵佶正在踢球秀脚法,一个不留神阳山桃花节,球飞向厅堂边的高俅,高俅接球后,眼花缭乱一阵杂耍般的动作韩方奕,让喜欢踢球的端王看傻了,时任大宋朝足球协会会长的赵佶,正在全国海选队员客尔娜,一看高俅身怀绝技,连一毛钱转会费都不用支付,把剃刀和高俅一块留下了,要不怎么说,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留下的。
只要跟对了领导就不愁出不了头,端王很快转正成了大宋朝国家领袖,有心抬举高俅吧,这孩子文凭太低,不能服众材料帝国,不过但凡踢球的大都身手不凡,武术根底好,比如飞踹,鸳鸯腿,就地十八滚之类的森重宽,于是让高俅弃球从武,去宋朝边防军过渡一下,谁知道运气有时来了门板都挡不住,时逢宋朝在边疆自卫反击战中打了几个胜仗,擅长拳脚棍棒的高俅一下有了升迁的资本,朝中有人好作官,国家一级运动员高俅成功转型,一步步当上了宋朝武警部队总司令杨政道,直接负责宋徽宗人身安全。

(高俅和端王)
高俅不仅球技高超,而且特别会揣摩国家领袖宋徽宗的心思,当时徽宗在皇宫里成立了一支由国家公务员组成的超级足球队,这支拿国家特殊津补贴的球队属于表演性质的,每当徽宗过生日这一天,就会分成两队,由高俅现场指挥,为了讨徽宗欢心,高俅规定,球队比赛时,获胜的一方有高额奖金,而输球的一方,其队长当时叫做球头,则要挨鞭子抽,并用黄白粉涂脸,以示耻辱性惩戒欲望中的城市。所以每逢比赛,双方拼了命似的往对方球门里灌,只为博得国家领袖开心一笑,可惜这个不讲理的蛮办法没有流传下来,否则国足早就称霸了。
高俅在管理国家警卫部队时,成天里不操心部队的军事训练,以及如何增强国防力量,而是变着法子取悦领导人,讨好卖乖,把皇家警卫部队办成了杂技班子,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载高俅把部队争标竞赛变成了“横列四彩舟上有诸军百戏如大旗、狮豹、棹刀、蛮牌、神鬼、杂剧之类。又列两船皆乐部”。整个儿一不务正业的主儿殷亭如,军队里的各级主官成天里大搞彩排,大办文工团、大演歌舞剧,吹拉弹唱、花样百出,你想这宋朝的军队还能有战斗力吗?高俅只唯上不唯下的做法却换来了高官厚禄,竟然被徽宗拜为太尉,开府仪同三司采花传,一时位极人臣。
高俅在历史上只是一个权臣,善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关键在于他的主子徽宗好这一口,若说他是巨奸大恶,还真是从史籍中找不到此类的斑斑劣迹蛔虫病治疗。征宋江灭方腊,那是名将张叔夜、蕲王韩世忠这些人的事,与他八杆子打不着丧尸生存手册,至于害得水泊梁山众位英雄好汉死伤枕籍更是虚构,和高俅没半毛钱关系。按照现代选人用人标准蓝野乐队,高俅是错位使用,德能才干与其任职条件和地位更是不相匹配。

除了球踢得好,带部队尽搞花架子外,高俅在历史上还是做过几件靠谱的事的,高俅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对于曾经抬举过他的苏东坡,高俅一生念念不忘,当一帮人人残酷迫害苏东坡及其家属时,高俅不仅没有落井下石,而是及时伸出援手,每次当苏氏子弟入京时,他都要给予资助,颇为时人所赞许。而对当初曾经在边关提携过他的部队首长刘仲武杉浦杏奈,他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当刘长官打了败仗时,高俅在朝中说过好话,使其仕途并未受到影响,后来又推荐刘的儿子刘錡担任大将,后刘錡果然成为南宋抗金名将。
这就是高俅的发迹史,非常符合传统的价值观。
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盘,每个人都在满足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摩的叨位去。
如今渴望能像高俅这样一步步往上爬的人,大有人在。
其实,高俅踢的根本就不是球,而是政治。

踢球对他来说,牛牧童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
中国自古就有一个通用的道理,无论你是经商型人才,技能型人才,到最后都会以官场型人才。
技术只是第一层次,心术是第二层次马晨明,权术是第三层次。
中国人真的太聪明,很容易形而上学。那些技能型人才,到最后往往不再依靠技术,也不想再练技术,而是工于心计和权术。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力养一人,智养千人。这就是虚拟经济的理论基础。
如果条件允许,几乎没有人只甘愿做一个技术型人才,都会拼命的往上爬。
最近,有个段子是这样说的:我最近越来越觉得中国确实强大了独角戏简谱,像踢足球这么累的事,中国人都不怎么干,叫欧美人踢给我们看,我们喝着冰啤酒,看着那些外国人在场上玩命地为我们奔跑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