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元五行灸乌镇之最:我在人民公园玩蹦床-奥莉吴


乌镇之最:我在人民公园玩蹦床-奥莉吴
第4次推送
卷铺盖回家过年

在十多年前的时候,奥莉吴所在的浙江省的一个边陲小镇,娱乐方式极度的匮乏,所以流行这样的一种消遣方式,就是花一块钱坐上公交车,去离镇几公里之外的乌镇溜达一圈,然后再花一块钱坐上公交回家天见修,简称“乌镇一日游”。
去乌镇拍大头帖、买衣服、逛饰品店、去喝刚刚流行起来的珍珠奶茶,就是乌镇于我们的全部意义。
(那时喝珍珠奶茶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
十多年之后,这个古镇摇身一变,成了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卫无忌,中国的戛纳,也是新版《红楼梦》中的江南富庶地鬼赌鬼。
站在互联网东风口的乌镇,满大街都是互联网元素,互联网医院、共享单车、扫码点菜...

(乌镇互联网医院)
但是,就像电影《妖猫传》里白居易说的:“多少次的午夜梦回,我多想回到玄宗的时代。”我也总是陷入莫名其妙的怀旧。

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有一个人民公园新宿天鹅,配置也大抵相同,即使是可以尽情吃炸鸡的上海人民广场,也就那么回事。

(上海人民公园相亲角)
甚至拍摄87版《红楼梦》大观园的拍摄地:北京大观园,我瞧着也就是个中规中矩的主题公园。当年怀着朝圣的心情,在大夏天38度的高温去参观大观园,也是悻悻地回去。

(北京大观园)
但在物质财富还比较匮乏的90年代,乌镇人民公园却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大可媲美现在乌镇的东栅、西栅景区李飞新浪博客。

(乌镇西栅)
以当时的眼光来看,自然风景已经是美的过分,上百年的参天大树成荫,即使是夏天也把阳光遮挡得严严实实,偶尔星星点点的光斑漏出来。多的是那些穿的花红柳绿的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靠在河边的铁索上拍照。

(公园实景)
从娱乐的角度来说,公园可拍照、可滑冰、可划船、可玩蹦蹦床、可开赛车...严格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娱乐综合体。
映象中有一年的元宵灯节,公园里挂满了千奇百怪的灯,可能是因为回忆的粉饰,也有可能小时候见识浅,没见过什么大阵仗刹马镇,所以记忆中一直是如梦如幻的大场面。
但是!不要一万就怕但是。
就像红楼梦里的大观园,有登峰造极的一天,就有飞鸟各投林的落魄之境。人民公园在门票慢慢降价的过程中,终于在21世纪初,走到了即使免费都没有人去的窘境。

(人民公园门票)
只留下了参天的大树和日渐破败的秋千、蹦蹦床、赛车跑道。怀旧如我的人,谢振南要是好奇走进去弃妃不承欢,一定会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寒气和阴森森的凉风,大多是还没走一半就回过头绕出来。用一个通俗的比喻来说,你走进去可能会把里面的老虎赶出来。
好在这样的窘境也没有持续很久。
然后就又要说到互联网的东风了,因为世界各地的游客要来啊,所以各种修路啊、种树啊、沿街店铺装修啊等等,然后发现还有一个已经形成小型生态系统的一个小公园,那就也捯饬捯饬吧丁默邨。
这才终于变得体面了些,也吸引了些喜欢打门球的老人,和当年的我一样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孩子,在公园里嘻嘻哈哈,藏元五行灸这才又有了点生气。

(修缮一新的人民公园)
站在风口的猪飞起来了,建在风口的公园褚栓忠,又有人了。希望风再大点,把走远了的人,都刮回来,再来开赛车、划船、蹦床...

讲真,我从来没去过乌镇电影院。当我想去看的时候,电影院就已经关了。
网络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我国有7100家影院,29800块银幕,imax293块。但是大多分布在富丽堂皇的商场大楼,用于满足都市人缓解日益紧张的生活节奏古宝奇缘。
据我的裸眼观察,在乡镇却鲜有像样的电影院蜜糖婊,即使有,大多也因为要消耗财力物力维持正常运营,而日渐转变为其他功能用地。
比如曾经的乌镇电影院,据说后来就变成一个卖滞销衣服的场所。

(被淹没的乌镇电影院)
由茅盾亲笔书写“乌镇电影院”,终究还是跟不上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试问全国7100家影院(2018年的影院数量肯定已经远超这个数字),其中由文人墨客亲笔书写影院名的,又有几个陕西软考网?
乌镇电影院一带曾经是乌镇的“商业中心”,奥莉吴的老妈曾经用怀念的口吻告诉我,她们年轻的时候,会在天还没亮的早晨四五点,坐船来到乌镇电影院旁边的理发店做头发,沿街净是小商小贩,盛极一时。
现在看那些遗留下来的小店虽然破败不堪,但也是一代人的芳华修水一中。也有些有点手艺的小商小贩俗世乐土,售卖着很多人小时候才有的味道。

(网红排骨面)

(甜到你牙疼的麦芽糖)
不过乌镇近年兴起的“文艺复兴”,把戏剧节、美术馆都带来了雨中节奏,复兴一个电影院,想来应该也是倚马可待鲥鱼多刺。
END

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
年后更新古镇三部曲后两部
第二部:西塘 第三部:鹿港
其他爆文阅读请戳:


长按即可关注
关注了我也不一定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