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篮子包义乌附近这里私藏了一个香格里拉,这里有说不完的故事……-义乌旅行


义乌附近这里私藏了一个香格里拉,这里有说不完的故事……-义乌旅行火星幽灵

义乌旅行
发布最新义乌旅游资讯,福利,及旅游帮助
磐安方前:秘境里的香格里拉

得大盘山之秀遗天台宗之韵
素有“东南第一宗”之称的大盘山,是浙江东部的“百山之祖,诸水之源”。大盘山由西南向东北延伸至天台境内为天台山脉,同时发源于大盘山的300里始丰溪向东一路追随,山转水绕,因此成为哺育灵江的母亲源头。始丰溪自茶潭村至天台境内寒山湖水库,民间素有“十八里溪水十八道滩,十八道滩有十八个景”的说法。九曲十八湾,这里的山连绵陡峭刘丁宁,水曲折起伏。一路上高山苍翠月斜碧纱窗,植被丰美,山石嶙峋,物产丰饶。大盘山威严的华美娥冠的哺育和天台由连接的文化渊源反哺,在方前像一条隐龙忽现忽潜却道遥自得——既有着大盘山完整的山水基因特征,又得天台源文明的后天熏陶——这也直接导致了始丰溪方前段的地貌文脉,是个藏在深山无人识的宝地。山至青而叠翠,水至纯而缠绕,人至朴而乡恋。

始丰溪
方前始丰溪,这是一段曾经被文明浸润己久的乡村秘史,也是联结浙中和浙东间久被遗忘的香格里拉。


兴于佛儒道盛于唐诗路
在磐安境内岱崮地貌,柳杉是一种常见的普通乔木,也是国内分布较广喜温湿气候的高大树种。大盘山上有棵最大的古柳杉高29米,胸围8米余,树龄700余年,比天目山“大树王”更为高大珍贵。大盘山也有寺,坐落在大盘岭头的昭明院始建于唐咸通八年ca1309,那也是天台山佛道的盛世。据传,当年昭明太子曾隐居此地,如今,昭明院内还塑有昭明太子像,大殿悬有天台国清寺方丈宏宗书的“昭明大殿”匾额。由此可见,大盘山、天台山、四明山、会稽山在地缘上同出一脉十八路反王,大盘山又是山祖,天台宗自开始产生影响力起,早就不局限于一山一寺,至于对磐安或方前的反哺,只是地缘和文化的自然渗透和融合。
同样巧合的是,历史上的“唐诗之路”。众多学者虽然把重点放在新昌县那一带,狭义阐释“剡溪--唐诗之路”的说法,其实诗路的目的地和最精华的部分都是在天台山一带,或许只是沿路的某段风景刚好成了当时的创作热点,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提前触发了这些来自外地的诗人。据统计,唐朝曾有100多位诗人曾游历或栖居浙东,这在历史上十分罕见。唐诗中的浙东,范围指浦阳江流域以东,括苍山脉以北,东海以西这一区域,特指会稽、四明、大盘、天台四山横亘其间的约2万多平方公里范围。

不难想象,这些有着朝圣般激情的诗人。如果大多是从东阳至大盘再沿始丰溪进入天台,那今天的始丰溪就很可能是磐安的另一条“剡溪”。当然,这只是个假设,早期的始丰溪两岸,人烟稀少,加上经常发生水灾、溪流改道、桥梁冲毁的现象,所以出境的主要官道和商道,一般不会直接选择山沟的水源而是取道山势相对低缓的山坡开进,除了季节性的竹筏,源头的特性使得始丰溪的通航具有极大的局限性,所以金台古道虽然也是一路山景却看不到始丰溪白鹭起舞的美景。那些当时连通境内交通为主的古道,对原住民来说沿始丰溪及支流开拓倒又是最便捷的,所以今天我们在方前看到的很多古道其实就是当时的“乡村公路”。换一个说法,从大盘山沿始丰溪,这是一段曾经断片的“唐诗之路”,好在今天的交通已经不是问题。今日重走,依然是一路秀瀑、奇潭、雪溪、美石,蓝天白云下先驱者10号,偶尔会升起一道炊烟,或传来一声浑厚的公鸡啼鸣,似乎方前从未隐去,一直生活在唐诗的意境里.....

如果说诗歌和民间中间还隔着道优雅的面纱,那么宗教就是回归世俗的信仰了窦饶。
天台山以“山水神秀争霸太平洋,佛宗道源”声名远播,也曾对日木、韩国及东南亚一带产生重大的影响。唐时既有鉴真和尚东渡传播的史迹,也有日本最澄和尚赴天台修行学习的故事,回日本后发展成天台宗的分支江行无题。天台宗1700余年的发展历史,既是高僧不断出去传播的普惠,更是众多僧人前来朝拜修行的历史,这些修行者也因此在天台一带留下足迹并深深地影响了周边。当时就属天台的方前,至今庙多是一大特色,基本村村有庙,甚至一些山口或洞崖都有日常供奉的香火。也有不少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公共庙字,如飞山庙、九龙山的九龙庙等,都曾一年四季香火缭绕,可惜这些庙宁在文革破除封建迷信中基本被毁,那些有一定文物价值的建筑也因此消失。

方前的庙,不能单纯以“迷信”的眼光去看待,隐藏在建筑背后的更多是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晟世青风。比如由于当时湍溉条件的落后,便有了祈求风调雨顺、保一方平安的祭祀习俗。大寒尖龙潭相传隐藏着神龙,每逢大旱:附近东阳、仙居、天台一带的村民就会上山接龙,请回村里隆重祭拜,这是当地“接龙取水”习俗的由来。禹王庙则又和祈求远离水灾有关。另一类祭拜的对象是祖上的那些至贤至能惠及乡里的乡贤,后人也往往立庙纪念缅怀并励志后代。头陀寺是方前唯一保存至今的宋代占庙。传说,隋朝高僧头陀自五台山来天台后,先居国清寺,再隐雷马山。再后来,来到寺岙谷,栖隐于头陀洞参禅苦修。同时,指导寺岙先民采药治病,筑堤抗洪,祈雨救灾。为纪念、感恩头陀,寺岙村民历经数代新华考资,曾相继建造三座头陀佛圣殿。方前和天台的佛脉关系从中可见一斑。

天台山佛道儒家融于一体的历史盛况,如果单论影响力普遍认为是佛教最大,但渗透最深远的是儒家文化。毕竟儒家以入世为基石。从方前遗留的历史痕迹看是个典型的佛儒共荣的样本,寺庙和祠堂数量之多远超其它地方中山航服,这也恰恰是个容易被人忽视的环节——方前就像块天台山种菜的自留地。天台山佛道儒共融一山逆战安琪儿,儒家代表人物理学大师朱熹曾三至天台两主崇道观,推动文教及宗族文化大镜门,一些慕名面来的官儒或游或寓天台山,也助长了儒家文化的传播。朱熹曾长时间在浙中浙东一带活动,王敏彤 这一带也是他那个时代浙江儒学声名在外的兴盛时期,尤其宗族文化的普及构成了乡绅自治村落的管理基础菜篮子包,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浙江有不少保存完好的古村落,至今还延续着鲜明的宗族特色,由于方前特殊的地理位置,据记载,在明洪武年间,行政上已归属天台县辖,而磐安单独设县奇情记,己是在1939年的近代,解放后于1958年曾并入东阳,1983年才恢复磐安县治。中间行政上的变迁,并没有割裂地域上的文脉传承。如今在方前,天台话还是当地的主要方言。譬如“我”,天台方言近“吾”翔松公棚, 你近“汝”,而“他”字则称“渠”,方前的天台话至今并没有大的改变。当地方言和习俗总是一脉相承,所以天台儒家文化的兴盛,方前恰好处于一个首当其冲的位置。方前界内建宗祠和修宗谱相当盛行方脑壳,宗祠的建筑水平和保护力度也往往成为当地宗族文化的代表——建筑水平在当地的古建筑中成就最高,建筑年代最为悠远。浙江的山水,对那些注重风水又因乱世需要避世的名门大姓后人,有着不可抵抗的吸引力,这里既有朱熹理学的学气滋养,也有山水避世的天然优势,从孔子后人到诸葛后人到官儒商贾都有后人陆续移居浙江。毕竟儒教不是简单的书面礼教,它的乡贤治理、风水居住、耕读传家在民间很接地气并充分重视世俗的成功。避世耕读是为了传家,传家入世又鼓励仕途,这也是儒家长盛不衰且一直为官方默认的泛文化宗教的原因。从村落的成型看,方前当地多以单姓或大姓为主的自然村落为主,宗族观念和外来移民共同孕育的族居形态特征鲜明。

方前是个移民色彩浓厚的乡镇,两宋时期,因战乱不断历史上曾有大规模南下移民潮,这些以落户江浙居多的移民在浙中、浙东、浙西南山区较为集中,延续至明清,又因为社会、自然灾害等原因时有迁入,包括一部分步天台僧道的后尘慕名移居天台一带的大姓。以当地施姓为例:茶潭村原叫槎潭村,为施姓集聚地,源于宋元间的栎柴施氏,当时工部尚书施崇于宋绍兴六年,由温州乐清柽岗迁至天台花墙,然后衍生六族其中一个支脉便是槎潭派(茶潭);历史上曾属方前的田心,据康熙廿四年(1685)《施氏宗谱》记载:“施氏之先,起于大宋南渡时,文总公由临川播迁浙台之田芯,越数百载”;炉田沈氏则是于明朝成化元年(1450)棒子老虎鸡,为躲避自然灾害寻找宜居之地一路从仙居、临海到天台最终选择炉田。查阅现有方前的宗谱,方前人口的补充也大多始于那时陆续落户方前,后续有补充,至明清已经农耕发达,乡贤辈出。

相比佛儒的影响,道教在民间始终是一个有着玄学气息的神秘传奇。不过方前高丘也有一个“神仙”王金环,地位在当地的影响又相当于一个另类无头东宫,有人说类似活佛济公,那是因为济公不好简单解读,但故事又脍炙人口。高丘厉姓是大姓,但王金环又有后代生活在高丘,说的方言也和高丘人不同。据村里厉康木书记介绍,文革前村里还保留王金环遗留的宝剑等作法器物,他的传闻甚至在现域天台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这像是个天台山很好的道教后续故事,最终是留给方前还是天台也许又成了下一个宗教公案。——文章来源磐安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