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莉嘉之 大难临头 【深度讲解】 苏轼-假学者谈趣史


之 大难临头 【深度讲解】 苏轼-假学者谈趣史
大家新年过的怎么样呀
加色的字体是重要知识点哦
上一回我们讲到苏轼在朝廷内部与王安石发生政见冲突,后不及势力,请求去地方做官,造福百姓。到了宋神宗元封二年,也就是公元1079年,44岁的苏轼任期又满,将要调任湖州知州,而跟他带着老婆孩子去湖州的时候,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一个巨大的噩梦——乌台诗案 将伴随着他到达湖州,那么苏轼的到底得罪了何方神圣?又遭遇了怎样的灭顶之灾呢?今天,就由中学生假学者小姚同学为您揭开 苏轼 之《大难临头》!
苏轼初出茅庐,反正是十分不顺利,地方上开始不顺;后来到了中央的,也不顺;在中央呢,因为不顺,所以想到地方上去顺。当了八年的地方管,应该说做的还是相当不错的。那么就在他要去湖州,当知州的时候,有一个灭顶之灾就降落在了他的头上。苏轼在这好几年当中一直都没有在中央工作,对当时的朝政上的事情不太了解。作为革新变法的领袖人物王安石,在六年的时间里,被先后罢免了两次宰相。而反对派的领袖人物司马光,彻底回到了自己家猴弈,闭门著书,主持编写《资治通鉴》,不问国事。这都是在这个事情发生的重大的事件。
王安石离开了宰相的岗位。司马光不问朝政,那朝廷里头到底是什么人在活动呢?那不是空了吗?其实活跃的人物大有人在,主要有三类人:
第一类:
宋神宗。这时候的宋神宗已经30多岁,早已经不是那个什么事都要征求宰相王安石意见的小伙子啦。随着改革变法的不断推进和困难的不断增加少华山门票,宋神宗已经变成了一个希望唯我独尊米罗轮毂,而不是在需要百家争鸣的这样一个区近中年的皇帝,他需要有皇帝的权威。
第二类:
以宰相王珪为代表的人物。这个王珪当时叫做三旨宰相刘舫羽。那什么叫三旨宰相呢?请圣旨、接圣旨、传达圣旨,在政治上碌碌无为,但是勾心斗角,拉帮结派,谁的大腿粗就抱谁的大腿是此人的主要特点。这是朝中的一股势力。
第三类:
王安石的门生以及他提拔的新人。代表人物有权御史中丞—李定与权监察御史—里行、舒亶、何正臣,御史台就是负责检查与审理、审讯与监督朝廷官员,有点类似于我们现在国家的监察部。权御史中丞相当于监察部的部长,李定、舒亶与何正臣就是监察部的官员。他们都是依靠着革新与变法的潮流,走上高位的,对于他们来说,最害怕的就是苏轼、司马光以及旧党人物卷土重来。在这里面李定、舒亶、何正臣就只不过是前台主刀的人物,而王珪只不过是个敲边鼓的,宋神宗则是平衡旧党人物与新党人物幕后真正的操盘手。

宋神宗

王珪
宋神宗在年少的时候,就有变法的志向,然而在推行新法的过程,由于来自各方的政见不同,则不免让宋神宗有了强烈的挫败感,他决定拿出皇帝的权威,以更为强硬的手段来推行新法,对于那些反对变法的保守派要毫不留情的予以严惩,李定、舒亶、何正臣等人,看准了这个机会,那么拿谁开刀呢,他们把目标锁定了苏轼,认为他最合适不过,那么他们为什么要选定苏轼呢?
苏轼有三个条件是具备的:
第一:
苏轼名气大声望高。在当时反对变法的旧党人物当中苏轼的名气比较大,声望也比较高,在苏轼的身边经常汇聚着一批文人学者对于革新变法,对于朝政点点戳戳。发表一些反对的言论。如果扳倒了苏轼。也就扳倒了,这批文人们的主心骨。
第二:
苏轼发表了许多反对革新变法的诗文。苏轼虽然这一段时间一直做地方官,可他写了很多反对革新变法的诗文,也发表了不少言论民国无双。他距离朝廷的地方远,可是他的声音大,就像是一个大喇叭。把苏轼扳倒了,莎莉嘉就等于把这个喇叭堵了起来。
第三:
苏轼大有重返朝廷的趋势。宋神宗虽然很不满意,可是我在前面说了,宋神宗对苏轼是非常的欣赏,徐州的抗洪抢险就得到了宋神宗的嘉奖,老百姓也对苏轼非常的称赞纪存希,一时间里头,大有重新回到朝廷的趋势。这对于李定、舒亶、何正臣等人来说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所以他们认为不仅不要让苏轼回到朝廷,最好还能把它置于死地,这就是的反对变法的旧党人物失去了一次重返朝廷的机会,对于稳固自身的地位也是非常有好处。所以拿苏轼来开刀是非常有利的。
那开刀不能乱开啊,皇帝北宋有规矩:不能因为士大夫与知识分子的发表言论、出版社文集而杀头,这是祖宗家法。那怎么办呢爆乳音头?好办,苏轼不是到湖州了吗,按常规,凡是官员新到任所,就得给皇帝写一份上表,苏轼的这份上表,实际上是一封感谢信,就是感谢龙恩浩荡,赐予我这个官职等等,本来是个常例。这份上面叫做《湖州谢上表》。李定等人把这份三百多字的上表研究了四个多月,总算研究出点名堂,由何正臣首先打响第一炮,他说:苏轼在这个上表里面处处讥讽朝政修仙缘,标榜自己:
理由一:
诗中有一段是这么说的:伏念臣性资顽鄙,名迹堙微。议论阔疏,文学浅陋。凡人必有一得,而臣独无寸长。什么意思呢?说:我这个人个性特别古怪,名声又特别微弱莲池赞,才疏学浅,别人都有所长,而我却只有所短。这个就是正话反说,其实就是借机想抬高自己,而打击别人。
理由二:
诗中还这么说: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收养小民。意思是我这个人特别愚昧,跟不上形势,跟人家那些提拔快的官员根本没法比,也跟不上去,我这个人老了没用了,也不会惹是生非,所以派我倒地方上去扶养百姓。实际的意义就是去地方上任官。这是什么意义?什么叫跟不上形势,什么叫年纪大了就不会惹是生非,难道我们新提拔的干部都是惹是生非的?你这就是对革新变法的干部进行人身攻击,罪状一条。
刚才我们说到何正臣抓住苏轼的诗文大做文章,说苏轼在诗文中讥讽新法、指责皇帝、谩骂朝廷。如此一来苏轼的罪名已经到了罪大恶极的地步,于是有一张有阴谋的网就悄悄展开了。那他们给苏轼定的罪状都是哪几条呢?
我之前说到的李定现在该上场了!他指出苏轼有四大该杀之罪:
第一:
苏轼不学无术,不过偶然考中科举,滥竽充数、浪得虚名,三番五次诽谤朝廷和皇帝,皇帝非常仁爱,关雪盈宽容他、希望他自己悔过自新,不了他变本加厉、毫不悔过。该杀。
第二:
苏轼面对朝廷圣上口出狂言、傲慢无礼,影响很坏,弄的中外人士都知道。该杀。
第三:
苏轼所作诗文蛊惑人心,影响了圣上对百官和百姓的教化。该杀。
第四:
苏轼是个读书人,应该明白有君臣之礼,诽谤圣上就是死罪。但因为他自己的私欲没有得到满足,埋怨皇上、抱怨皇上,所以公开诋毁圣上的声誉。该杀。

判死刑诗文之一——八月十五日看潮五绝【后人书】
连续四个该杀之罪,这个导火索的火一下点着靖沧浪,那不是死定了吗?我刚才讲过一个问题,就是神宗是什么呢?是一个平衡就党与新党之间的操盘手,那神宗也不能盲目地听从啊,于是把这个事情让下面去查一查,就分到了御史台这个地方,也就是我之前说的监察部去审理这个事情,李定等人一听精神振奋,总算有事情做了,马上派亲信名叫皇甫遵带着两名士兵和自己的儿子兴夜快马加鞭赶奔湖州。7月28日,皇甫遵到达了湖州,手持笏板,带着两个士兵直接闯入衙门大厅,苏轼毕竟是个读书人啊,从来没见过这种局势,他有点慌乱,苏轼出去一看,皇甫遵脸色铁青,怒目而视、一言不发,僵持了半天,还是苏轼自己先开了口龙图案卷集,就问:“我知道自己平时的言行多次激怒朝廷,这回肯定是圣上赐我死罪,死我都不怕,请给我留出时间跟我的家人告别。”皇甫遵哪管这个:“不行,立即上路美丽的万物!”马上两个士兵过来五花大绑,把苏轼像一条狗一样就拉走了。
到了京城中国情歌汇,就开始审理了,一开始就问:“你们家有没有丹书铁券?”丹书铁券就是民间传说中的免死牌,这个问法有问题呀,为什么呢?这个丹书铁券是皇帝特别颁发给那些开国功臣的子孙的,犯了死罪的话,你才可以免,哪有这么问的?一见面就问你有没有免死牌,那意思就是你这就是要死的人了超级捕快,所以案子还没有开始审理,就已经等于给他定死罪了,那定死罪要有证据的,证据从哪儿来的呢?有的是,苏轼已经刻印出版的所有诗文就算是一项。开始,苏是只承认:“的确,我是有那么几首诗讥讽朝政来着,可我不是所有的诗都是呀!难道「欲把西湖比西子」也是讥讽朝政吗?那不可能啊,审判官一听不干了,那是暴跳如雷,必须要按我们的思路来进行阐释!我们的思路是什么?就是你怎么讥讽新法的?怎么指责皇帝的?你就按我这个思路来解释才能通过,不然不能通过!

丹书铁券
面对如此的刑事逼供,苏轼感到自己的前途险恶、生死未卜,苏轼的精神都要快崩溃了,在押往汴京的路上,他曾经想跃入江中自尽;入狱后,苏轼也曾预备了一些药物,准备一段通知自己将被处死时就先行自杀,面对苏轼的遭遇我们不禁要问,苏轼何以遭受这么大的冤枉东海堂,苏轼到底写没写有关“抨击心法、讥讽朝政”的诗文呢?这些新党的成员到底是怎样陷害苏轼的呢?我们下次【劫难重生】再见